带刀刀刀刀

[邪瓶]亦心

# 短篇
# ooc

正文以下——

  小区的警卫站在小区门口,目光有些涣散地看着在草坪上玩的很开心的那两个男人。
  那两个男人,一个稍微苍老一些,他硬朗的轮廓将自身的英气展现的淋漓尽致。他看着那个躺在草坪上眯眼看天的男人,或许那个男人是和天空调情。他的眼里尽是温柔,云纱缭绕青山的那种,无不眷恋,却也轻薄甩不掉。
  “我对你的爱,源自心底,我也庆幸你也爱我。我不知否,你爱的是不是那个开棺必起尸的天真无邪。但还好,我找回你了。使劲拥抱,你就是我。”
   他全身上下散发着雨后天晴的味道。
   警卫将目光移到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上。很年轻,眯着眼,像一只猫。整个人似乎更像是一个青年。
   警卫曾在一次不小心直视过他的眼睛,没有感觉的迷茫、冷淡。简直就是一坛深不见底的墨坛。可这个人,在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时,一瞥却又是何等如利剑般的温柔。
   “只要你爱我,我会是你的白银,我会是你的白金,我会是你的黄金。”
   吴邪的手摩挲着张起灵的头发,眼睛的目光停在张起灵深得可以乘水的锁骨上,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。明明把他养的够好了,怎么就是不见长肉,真是招女生仇恨。张起灵已经在这躺了很久了。
   吴邪有些坐不住,可他就是陪张起灵赖在这。
   张起灵赖在这的原因,当然不是因为这片草地有多舒服。因为吴邪一直在摸他的头,很舒服,所以他不想动。张起灵不打算理吴邪,都四十的男人了,做什么都可以那么激烈,弄疼了自己,当然不想理罪魁祸首。
   吴邪知道自己貌似做错了事,也就任张起灵耍小脾气。
   好在,天有了下雨的意思。
   “走吧,要下雨了。”
   张起灵缓缓地拉开了眼,淡淡地看了吴邪一眼。把自己的手搭在了吴邪的伸过来的手上,借着吴邪的力站了起来。
   警卫注视着两个男人的亲密,心里,不免漏了一拍。自己好像从来没有那么和别人那么亲密过。
   吴邪在前,张起灵在后。
   “回家了。”吴邪说到。
   张起灵不是很懂那个“家”,但他知道有吴邪的地方都不会差。
   警卫目送着两个男人,突然想起来,今年应该是他们搬来这里的第三年。当年他们搬来的时候,还带着另外三个人,所以他记得特别清楚。那自己是不是该去问候一声?警卫摇了摇头,心想,这是什么狗屁逻辑人家搬家关你什么事。
   不过他倒是挺羡慕那两个男人,他们看起来,很幸福。
   吴邪这几年带着个十级生活伤残者,该会的都会了。
   今天他倒是特别勤快,做了很多看上去张起灵比较喜欢的菜。吴邪记得今天,八月十七号,张起灵出来的那一天。
   十年啊,老了这么多了啊。
   吴邪想着,嘴角上挑了一些。
   张起灵窝在沙发里看着吴邪不经意的小动作,突然有种他还是以前的吴邪的感觉。张起灵明白吴邪这十年都干了什么。
   那十七道伤痕,不是摆看的。
   “叫人。”张起灵突然说到。
   吴邪听着,笑了笑,宠溺看了张起灵一眼,说:“叫了。”
   张起灵向窗外看去,那个警卫挺直的背影映入眼瞳。他低头想了想,然后再次抬头,说道:“叫他。”
   顺着张起灵的目光看过去,看见了那个警卫。
   “不怕尴尬吗,他……”
   “叫他。”
   吴邪一愣,随即叹了一口,擦了擦手开门去找那个警卫了。
   他知道那个警卫,和他们一样,是同性恋。所以张起灵才会想叫他吧?
   张起灵看见吴邪走到了警卫面前,警卫有些手足无措地摇了摇头,过了几分钟警卫乖乖的跟在了吴邪的后面。
   警卫小心翼翼的耸了耸肩。虽然不会被因为擅自离岗而少工资,但自己前一秒还在想要不要去问候,下一秒就被人叫去吃饭实在是诡异。而且那人还是一脸“你不去你会后悔”的表情。
   开始下雨了。
   吴邪带着警卫快速走进了屋里。警卫进门看了一眼的装饰,心里感叹:“卧槽有钱人。”
   “你先坐,人还没来齐。”吴邪头也不转地对警卫说。
   乖巧地点了点头后,警卫坐在了靠窗的椅子上。他开始观察这两个男人。自从被人骂过变态后,他便养成了这个习惯。
   他看见吴邪对张起灵笑,也看见眼里的宠溺。一频一笑恍若春天的幻觉。
   恋爱的酸臭味?
   警卫这样想到。
   家里并没有因为多了一个人而热闹,但也不尴尬。就像空气和空气融合的质感。
   雨点打在地上的声音愈加明显,安静的屋里都晃荡着雨的声音。
   警卫忽然觉得,这两个人生活的方式也别有默契。就算再无话,也没有压力,仿佛水到渠成。
   过了二十分钟,有人来敲门了。
   吴邪走过去开了门,看了一眼门外的人,送了一口气——都在。
   解雨臣,黑瞎子,王胖子,黎簇,苏万。
   “好久不见。”
   “好久不见。”
好久不见你可安好?
一群人打过招呼后,就骂骂咧咧地闯进了屋里。他们有注意到那个坐在窗边的人,却没有人发问。
这么多年了,不该问的该问的,现在都不像问了。
大家招呼着坐下了,警卫也走了过来,他犹豫了一下,最终坐到了最靠边的位置。毕竟他非常的明显感觉到,他和他们并不是一个圈子的。
吴邪开口说:“这是我们小区的警卫。”然后指了指警卫。
警卫一愣,结结巴巴地说到:“你……你们好。”
卧槽傻逼。他这样骂自己。
黎簇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你是同性恋吗?”
警卫听了低下了头。他有些发愣,第一次进别人家,就被问这种问题。内心挣扎了一番,他不是太会撒谎,所以他点了点头。
他已经做好了被当做圣经病的准备,可他们却说:“和我们一样啊。”
黑瞎子笑得猥琐,他伸手拍了拍警卫,说:“小伙子你要是有喜欢的人,就赶紧去表白啊。同性恋算个屁,我们都是……”
话音未落,王胖子拍桌而起,“放屁!爷可不是!我可是一股清流!”他顿了一下,“不过同性恋老子见多了,有想爱的就去爱,后悔了可不好。”随即是一阵笑声。
这笑声莫名其妙有些荒凉。
警卫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戏,他抬头扫视了一番,突然发现:吴邪拉着张起灵的手,黑瞎子搂着解雨臣的腰,苏万把黎簇往自己身边拉。
原来这里单身狗这么少啊……
“好了好了!吃饭吃饭老子饿死了。”
话音刚落就有人先开了酒,大声吼道:“不醉不归啊!”
然后开始说说笑笑。
……
到了十点了,警卫捧着他们给自己乘酒的酒杯,嘴角勾起一抹笑。
同性恋就同性恋,你他妈的还不是呢。
我们不需要展翅飞翔,只要你抓住我的手,你就是我的一切。你偷走了我的心,可我不想找到替他替代。你就是我的结局。
警卫按着自己的心口,下定了决心,七夕要向自己喜欢的人表白。
可他突然一愣,想起来,卧槽今天就是七夕啊……